zhengyayin0608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四艾斯)

mola很懒:








在A的热情招待下,我们去Lavinia享用了在马德里的第一餐。虽然已快是下午4点,但这还勉强属于西班牙人民享用中餐的时间,他们一般会在下午两三点吃中餐,晚餐则推迟到七八点。不禁想到有人说过,西班牙是吃货的天堂,你可以在这里名正言顺的一日五餐还算是个正常饮食规律,因为他们还习惯在两餐之间吃点小食——Tapas。相传是西班牙的某位国王因为生病,医生建议他小吃多餐,才有了今天西班牙人觅食Tapas的习惯。


来到西班牙怎能不尝试下葡萄酒呢?Lavinia又恰好是酒庄加上餐厅的经营模式。A替我们选好了红酒,点好了菜,我的吃货之旅终于开启了。


头盘就是著名的西班牙火腿,将生火腿切成薄薄的一片片既能享用,或是配上面包一起食用。感谢是火腿片而不是火腿丁,半残如我也能轻松品尝。相较于金华火腿,西班牙火腿的精肉比例要更高。入口的一瞬间之前对于生肉的不适感反倒没有了,切的足够薄让你想不到这是未经烹煮的,能感受到鲜咸中又带着一丝甜味,好吃的完全停不下来。直觉一大盘火腿有一半是进了我的胃的,我想A的内心OS一定是专挑贵的吃吧,难道对火腿是真爱?因为他不断劝我吃自己盘里的牛排。我试图解释,牛排很好吃,但是我真的张不了口啊,我吃个番茄都能流一盘哈喇子好么。


当A告诉我们这里的大厨之前是在米其林二星的餐厅工作时,内心千万只草泥马奔过啊,吃货最大的悲哀就是美食当前只有看的份。餐厅老板还很热心的附赠我们一人一杯金汤力,吃不了美食喝得了美酒也算是有幸了,更何况是免费的呢。


有次去上海找同学玩,她问我想玩些什么,结果我只是告知我中饭想吃什么晚饭想吃什么,期间要去个超市买什么吃的。她说你确定是来玩的不是来吃的?有区别么,好吧我就是来吃的,顺道两个饭馆之间的路程算作玩吧。


A的朋友B热情得邀请我们吃晚饭,还叫来不少家人与我们共进晚餐。到了欧洲见到亚洲人都觉得亲切,如果见到浙江人就是算作老乡了,那杭州人呢?基本就跟见到亲人差不多了。席间正好有位来自杭州的女士和她家人,人家从卢森堡过来也是第一次来西班牙,所谓缘分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晚餐主打海鲜主题,这把我整个神经都调到的兴奋的制高点。大虾、海蟹、鱼、各种贝类当然是少不了的,更有我从未吃过甚至都没见过的鬼爪。这类似与温州、舟山一带的佛手,但是颜色更乌黑,肉质也更饱满。B说这个在西班牙北部的毕尔巴鄂盛产,高昂的价格是因为采取的不易,因为生长在近海的礁石上,工人得冒着被海浪卷走的危险采摘。鬼爪,好像不仅仅是这种食物的名称了,波涛汹涌的海浪也好像鬼爪一般。


有了佳肴自然是少不了美酒的,这家餐厅出售一种很特别的气泡酒。为了让酒中充满丰盈的泡沫,它不从普通的酒瓶中倒出来,而是从大约1.5米高的装酒管道流出倒入杯中。底部置放酒杯的地方配有自动计数器,一餐饭下来共喝了几杯酒一目了然,又省去了服务生的人工,着实是个好创意。


酒足饭饱,侃了大山认了亲,海鲜大餐吃得好满足。连老爸都忍不住吐槽了句,真看不出你牙疼。结束了第一天的美食之旅,到达住宿的小旅馆已过了11点。前台小哥英语很溜,我们很快就入住成功。


准备睡觉的时候又有了新问题,好奇怪啊,怎么只有被单没有棉被?至少给个毯子吧。跑去找前台小哥要毯子时,我说了好几遍blanket,小哥都一脸不解的等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瞬间心慌,妈呀,我的发音有那么不准么?然后我也只能瞪着无辜的小眼睛跟他对视,解释晚上会冷吧,没毯子撑不住啊。终于,小哥顿悟了,摸着额头的汗说,这会儿又30多度呢,你确定不是热死?我好想说可是我们房间开着冷空调啊,入夜后还是会冷的吧,杭州40度的夜晚我都是裹着棉被睡的耶。出口却是委婉的以人种不一样为借口,再次尝试要毯子。Okay fine,小哥转身准备去拿毯子,忍不住又回头说,你真的会热死的,我们这边的客人都是一个被单过夜的。看在小哥这么执着的份上我让步了,好吧,今晚先这样明早要冻的不行再来找你要毯子吧。


也许是奔波了一天累坏了,无梦地一觉睡到大天亮。冷吗?早上隐约是被热醒的呢,小哥果然在理。



暹罗纪行之曼谷:无脚鸟和它的绿色丛林

行者-BLOGBUS:












没有比这次行程安排更多舛的了。先是M的面试,再是我的毕业典礼,时间冲冲撞撞难以调停,还神经兮兮在最不合适的时机买了最不合算的机票。出发的那一天又是个闷热的阴天,粘滞的空气太过配合躁郁的心事。但没什么,旅行本身就是一场逃离,从机舱关闭的那一瞬开始,之前种种都不露痕迹地成为另一个空间的前朝旧事。


因为票价耿耿于怀的两人连飞机餐都没订,最终还是忍不住点了冬阴功杯面。饥肠辘辘出机场准备搭火车去酒店,却发现不仅火车站野草疯长破败不堪而且火车还晚点得离奇,只得叫了的士。之前订好的是一间有些年代感的酒店,出乎意料得美丽,像是从八九十年代的成龙功夫片里复刻下来的场景,仿佛随时都会有蒙着面纱的神秘女子连同佩戴黑超的大佬一齐出现。


放下行李直奔考山路,头一次体验了一把飞驰的TukTuk车,怎一句狂拽酷霸叼可以形容,从此敞篷校车是路人。考山路上吃食很多,有大排档、露天酒吧亦有精致店面,那是因为背包客更多。找到Lomprayh公司买了去苏梅岛的车船联程票,在一大片专为鬼佬提供不健康饮食的餐厅中找了一间看上去稍微正宗些的泰国菜馆,这才终于能歇一歇脚。


第二日一早就去了大皇宫。游人已经很多,尤其旅行团,一堆一堆的净是国人。大皇宫内最重要的一处必然是玉佛寺,与中国古刹的典雅沉静甚至缄默截然不同,其流光溢彩自在张扬着实让人惊赞,那些金碧辉煌的舍利佛塔,拔地而起擎天而立的巨魔像,镶珠嵌玉的狮身仙女像,似乎令佛家也沾染了热带气息。


大皇宫内部倒无甚可观,重点在于几座维多利亚时期建筑风格和泰式风格融合的宫殿。不过说到仿欧式建筑风格,最丧心病狂的还是五世皇柚木皇宫和旧国会大厦,美则美矣,但作为游人总觉得踏错了空间。值得一提的是旧国会大厦内的巨幅木雕,连丛林枝桠甚至山涧中的猛禽都一丝不苟得刻画出来,绝对称得上一等一的珍品。


之后一路步行到码头,湄南河白日里完全没有风景可言,直接坐了当地人当做交通工具的轮渡去对岸。这时候正是烈日当头,我们悲伤地发现自己去错了码头,距目的地郑王庙偏离太远,只得顶着快把人熔化的日头重回轨道。于是郑王庙给我们的印象只剩下赤裸裸的汗与热,以及过于陡峭导致我们第二天腿抽筋的参天阶梯。


从郑王庙后面的码头回到对岸,顺路去了一趟卧佛寺。寺内有一尊身长达四十多米据说是世界之最的侧卧佛像,这便是佛陀追求涅槃时悠然于佛坛之上的姿态。佛像制作得古拙可爱,五个脚趾一般长的脚掌让我笑了好久。原本还想去国家博物馆一览,但我似乎与世界各国的美术馆博物馆都命中相冲,再一次因为快要闭馆被拒之门外。


之前在考山路订了去水上市场的半日游,第三日不到7点就出发。一辆小面包车先把我们拉到一个不知所谓的逼仄的菜市场,叫卖的小贩都站在一条状似废弃的铁轨两侧,在咸鱼味和绕着各色水果打转的苍蝇中间穿行,终于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都举起了相机。难道这是传闻中的铁道市场吗——还没等我惊诧完毕所有小贩都在电光石火间收起了摊位躲到了两旁,我刚抢拍到一张火车头呼啸而来的正面照就被好心人拖到了一个缝隙里,而M则躲无可躲被拽上了人家的菜摊子。经历完这么酷炫又刺激的时刻,我们才意识到这是不知不觉沾了同行者的光免费玩了一程。


接下来的丹嫩沙多水上市场才是目的地。有的小贩撑着装满水果和饮料的船从身边慢悠悠漂过,有的小贩则是在岸边有固定的摊点兜售各种纪念品,见到我们的游船靠近就用长钩把船钩过去靠岸。重在体验在水草氤氲的潮湿氛围中乘着木舟穿行购物的新鲜感,其实水上市场因为都是游人,基本上纪念品漫天要价。当真要买纪念品,绝对比不上乍都乍周末市场,小商品玲琅满目价格也公道不少,尤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买盗版碟的店面,不仅有正热门的韩剧美剧,连偏门日剧都不少。


从郊外回曼谷的路上,有最原汁原味的东南亚乡间景色:望不见边际的椰树和芭蕉叶,高高低低层层叠叠,漫天的绿让人绝望。车子在公路上慢慢前行,慢镜头是《阿飞正传》的开篇,也是结局。“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我怎么能不记起那只让人又爱又恨的无脚鸟。


随后镜头一转,就到了曼谷最繁华的地段暹罗广场。这又是另一个故事,有两个少年因为在这里的一间CD店重新偶遇而相恋,这里有他们分食一个冰淇淋的快乐时光,也有他们不得不说再见的MBK边的小丑鼻子与泪水。从购物狂的角度讲这里的几座大型商场确实太好逛,但最幸运的还是我们找到了《暹罗之恋》拍摄的那一家双胜冰淇淋店。


最后一日的行程前面已经穿插提及,不再累述。曼谷一站由考山路开始,也在考山路结束。又一次吃了咖喱喝了水果shake,店里驻唱落拓又喑哑的烟嗓让人着迷。去7-11买了点粮食,就等着夜车把我们载向苏梅岛。“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从一开始飞就可以飞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实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这只鸟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然而,无脚鸟即便只是在梦境中从不驻足,也比许多地上的人类幸运。

主人的来福:

背包自由行-奇莱鼻海边云彩惊奇

缘台湾花莲港北边沿海岸徒步北行.过了石矿场不远即可望见一座斑斑苍苍的鼻岬.鼻岬矗立着一座隐约可见的灯塔.鼻岬标高48米.有人称他为"48高地",旧名为"米仑鼻""美仑鼻",当地渔民称他为"标尾".正式名称为"奇莱鼻".鼻岬为陆地凸露海域的岬角,数百万年来屹立承受风浪不息.不些的冲突.不歇的雕镂.鼻岬气势因而苍劲孤绝.鼻岬是海洋与陆地长久冲突下最终协调的平衡景观.奇萊鼻背对中央山脉,面向太平洋,于山色海天之间。

2010年摄于 奇莱鼻海边

CRIST:

《布拉格之春》


晚上飞机抵达布拉格时还淅淅沥沥地下着雨,第二天早晨摸黑起来天还是灰蒙蒙的。等走到布拉格广场时才放晴,好像和蔡依林那歌词里写的不太一样啊。


拍摄地点:布拉格广场,天文塔塔顶。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心心日本最前线:

北九州,河内富士藤园紫藤花隧道

每年的4月下旬至5月中旬,各种紫藤花顺次绽放,这就是个童话般极致浪漫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