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yayin0608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四艾斯)

mola很懒:








在A的热情招待下,我们去Lavinia享用了在马德里的第一餐。虽然已快是下午4点,但这还勉强属于西班牙人民享用中餐的时间,他们一般会在下午两三点吃中餐,晚餐则推迟到七八点。不禁想到有人说过,西班牙是吃货的天堂,你可以在这里名正言顺的一日五餐还算是个正常饮食规律,因为他们还习惯在两餐之间吃点小食——Tapas。相传是西班牙的某位国王因为生病,医生建议他小吃多餐,才有了今天西班牙人觅食Tapas的习惯。


来到西班牙怎能不尝试下葡萄酒呢?Lavinia又恰好是酒庄加上餐厅的经营模式。A替我们选好了红酒,点好了菜,我的吃货之旅终于开启了。


头盘就是著名的西班牙火腿,将生火腿切成薄薄的一片片既能享用,或是配上面包一起食用。感谢是火腿片而不是火腿丁,半残如我也能轻松品尝。相较于金华火腿,西班牙火腿的精肉比例要更高。入口的一瞬间之前对于生肉的不适感反倒没有了,切的足够薄让你想不到这是未经烹煮的,能感受到鲜咸中又带着一丝甜味,好吃的完全停不下来。直觉一大盘火腿有一半是进了我的胃的,我想A的内心OS一定是专挑贵的吃吧,难道对火腿是真爱?因为他不断劝我吃自己盘里的牛排。我试图解释,牛排很好吃,但是我真的张不了口啊,我吃个番茄都能流一盘哈喇子好么。


当A告诉我们这里的大厨之前是在米其林二星的餐厅工作时,内心千万只草泥马奔过啊,吃货最大的悲哀就是美食当前只有看的份。餐厅老板还很热心的附赠我们一人一杯金汤力,吃不了美食喝得了美酒也算是有幸了,更何况是免费的呢。


有次去上海找同学玩,她问我想玩些什么,结果我只是告知我中饭想吃什么晚饭想吃什么,期间要去个超市买什么吃的。她说你确定是来玩的不是来吃的?有区别么,好吧我就是来吃的,顺道两个饭馆之间的路程算作玩吧。


A的朋友B热情得邀请我们吃晚饭,还叫来不少家人与我们共进晚餐。到了欧洲见到亚洲人都觉得亲切,如果见到浙江人就是算作老乡了,那杭州人呢?基本就跟见到亲人差不多了。席间正好有位来自杭州的女士和她家人,人家从卢森堡过来也是第一次来西班牙,所谓缘分大概就是如此了吧。


晚餐主打海鲜主题,这把我整个神经都调到的兴奋的制高点。大虾、海蟹、鱼、各种贝类当然是少不了的,更有我从未吃过甚至都没见过的鬼爪。这类似与温州、舟山一带的佛手,但是颜色更乌黑,肉质也更饱满。B说这个在西班牙北部的毕尔巴鄂盛产,高昂的价格是因为采取的不易,因为生长在近海的礁石上,工人得冒着被海浪卷走的危险采摘。鬼爪,好像不仅仅是这种食物的名称了,波涛汹涌的海浪也好像鬼爪一般。


有了佳肴自然是少不了美酒的,这家餐厅出售一种很特别的气泡酒。为了让酒中充满丰盈的泡沫,它不从普通的酒瓶中倒出来,而是从大约1.5米高的装酒管道流出倒入杯中。底部置放酒杯的地方配有自动计数器,一餐饭下来共喝了几杯酒一目了然,又省去了服务生的人工,着实是个好创意。


酒足饭饱,侃了大山认了亲,海鲜大餐吃得好满足。连老爸都忍不住吐槽了句,真看不出你牙疼。结束了第一天的美食之旅,到达住宿的小旅馆已过了11点。前台小哥英语很溜,我们很快就入住成功。


准备睡觉的时候又有了新问题,好奇怪啊,怎么只有被单没有棉被?至少给个毯子吧。跑去找前台小哥要毯子时,我说了好几遍blanket,小哥都一脸不解的等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瞬间心慌,妈呀,我的发音有那么不准么?然后我也只能瞪着无辜的小眼睛跟他对视,解释晚上会冷吧,没毯子撑不住啊。终于,小哥顿悟了,摸着额头的汗说,这会儿又30多度呢,你确定不是热死?我好想说可是我们房间开着冷空调啊,入夜后还是会冷的吧,杭州40度的夜晚我都是裹着棉被睡的耶。出口却是委婉的以人种不一样为借口,再次尝试要毯子。Okay fine,小哥转身准备去拿毯子,忍不住又回头说,你真的会热死的,我们这边的客人都是一个被单过夜的。看在小哥这么执着的份上我让步了,好吧,今晚先这样明早要冻的不行再来找你要毯子吧。


也许是奔波了一天累坏了,无梦地一觉睡到大天亮。冷吗?早上隐约是被热醒的呢,小哥果然在理。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邹亮昱•photograph:

#阿联酋#

码头掠影

拍摄地点:迪拜

拍摄时间:2013/12/22


  这些不吝惜微笑的人们都是迪拜最底层的工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看见我拿着相机都落落大方的绽放笑容,更有甚者要求我都拍几张,反倒是一开始有些躲闪的我显得小家子气。短短的2小时是我在迪拜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叫我“兄弟”的巴基斯坦兄弟,问我是不是中国来的印度船员,冲我竖起大拇指的非洲朋友都是我在迪拜的美好回忆。码头从来都是龙蛇混杂的地方,但我喜欢这里的众生百态,真实自然。

饕餮地中海(五)

安孜:

心情不定的时候,美食总是振奋自己的源泉之一。相信不单我,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能在食物那里找到慰藉。














很早前就听说地中海饮食的清淡和健康,来到希腊一试再试后终于有了体会。


著名的希腊沙拉,主要原料是新鲜蔬菜、Feta山羊奶酪以及橄榄油。蔬菜里面绝对要包括西红柿、青椒和橄榄,绝对不能包括的是叶生菜。调味的果醋也属于可有可无,但是味道微咸的Feta奶酪一定要大块。


海鲜是希腊饮食的一大特色,做法都不复杂,无非就是轻油炸和烤,上桌时搭配的调味料只有半个柠檬。


裹了薄薄面粉烤过的蔬菜也是常见菜式。青椒、蘑菇、茄子和西葫芦是最主要的原料。


要知道上述的这些菜,里面都是没有加盐调味的。沙拉靠的是Feta和橄榄里面的咸味,海鲜就吃个新鲜,至于烤蔬菜,实在觉得口淡就涂上些酸奶、橄榄油和蒜末调成的酱料,不过你听到我说这酱料里有盐么?



屹青:

我和你說一段回憶吧?如果你想聽,那該有多好。就像這樣面對面坐着,吃個飯,聊聊天。


而且你真的不必在意我們多長時間沒有聯繫了,畢竟大家現在坐下來了。再者,朋友疏遠也正常,但是能看看你,就挺好的了。


但這個場景太難拍了。


Hasselblad 503CX

Carl Zeiss Distagon T* CF 60mm 3.5f

Fuji Provia 100F

骑猪闯天下:

【伊斯坦布尔(五)】包裹着头巾·世俗化的伊斯兰主义

说到穆斯林,谈到伊斯兰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男性那一袭白色长袍和女性把脸包得严严实实的头巾。在伊斯坦布尔游荡的四天里,确确实实颠覆了我的这个臆断。女性的头巾是伊斯兰教的特征,可是在这里严严实实遮住自己的脸并不是必须的;甚至可以不戴,完全摆脱束缚;她们可以工作,她们可以娱乐。世俗化让女性得到了平等,可是她们绝大部分还是带有浓郁的伊斯兰气息。这也是土耳其是一个世俗化的伊斯兰主义国家的表象吧。

-----祝大家周末快乐-----

M6,summicron 35/2,C-Biogon 21/4.5,Trix 400,APX 400,Efka 25。